manbetx新闻

2022年07月29日星期五欢迎您来到皇家马德里
    
   |

En

国务院安委会暗访云南水电站:渗水裂缝都不管,巡检记录只打钩 2022/03/14 22:10:00   来源:

“为什么溢流表弧形门巡检记录上,全部都打着钩?”

2022年2月18日,面对一本没有记录任何异常情况的巡检表,国务院安委会督导检查组成员询问云南南盘江凤凰谷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谷水电站”)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回答:“打叉不太美观。”

窗外,南盘江碧波翻涌。这条发源于云南省曲靖市乌蒙山余脉的河流,多纵坡、水流急,沿线建有多座水电站,坐落在曲靖市境内的凤凰谷水电站2009年投入使用,装机容量是10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约4亿千瓦时。

虽然巡检表中无任何异常,但督导检查组发现,大坝混凝土结构多处裂缝。电站相关负责人解释“铺路时,石板之间挤压形成的”,当督导检查组成员指出溢流坝段与厂房坝段接合部,还有一条呈上下游方向、贯穿数米的裂缝后,电站相关负责人沉默了。

2月15日,国务院安委会第十四督导检查组前往云南昭通、曲靖等地对水电、矿山、危化等7个重点行业领域的46家企业单位进行了检查。在对水电站的督查过程中,督导检查组发现存在管理制度不完善,监管责任、行政责任主体不明确等问题。

国务院安委会暗访云南水电站:渗水裂缝都不管,巡检记录只打钩

1647420145298994.png

督导检查组向凤凰谷水电站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 (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图)

压力钢管上能不能铺电缆?

进入凤凰谷水电站的厂房,内部墙体上也出现一道长长的裂缝。下层厂房空压机室和储油室中,地面和墙壁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渗水。薄薄的青苔占据了发电机层的一角,顶部蛛网缠绕,几步开外,轰隆作响的发电机组正在工作。

规模小的电站,管理更为混乱。

位于曲靖市罗平县的水寨水电站装机容量只有8400千瓦,是南盘江四级支流牛街河梯级开发中的二级电站。

水电站厂房依山而建,几块巨岩醒目地悬于电站大门的左侧。相关负责人曾自信地向督导检查组介绍,最近刚完成了滑坡的评估。

“是评估门口的那几块石头吗?”督导检查组成员询问。

然而,水电站相关负责人却把督导检查组带到进入工厂的水泥路上,指着另一处一两米高的石头表示,“评估的是这个。”督导检查组成员质问:“大门的石头,难道不是风险更大吗?”

随后,督导检查组发现,一条压力钢管上,居然铺设了电缆。通常情况下,压力钢管适用于从水库向水轮机输送水量,内部水压力巨大。

督导检查组询问水电站相关负责人员:“这样架电缆,合适吗?”水电站相关负责人员转头问随行的水务局、能源局的工作人员,人群中小声地说:“感觉没什么大问题。”

“这是有重大安全隐患的,需要马上整改。”在随后的检查过程中,督导检查组发现,这座竣工于2003年8月份的水电站,运行多年来,从未开展安全鉴定工作,铺设电线的压力钢管,也没有进行过安全检测。

监管责任不明确

前往凤凰谷水电站的过程中,曲靖能源局相关工作人员曾表示,该电站的监管由能源部门负责。当督导检查组指出水电站运行过程中的诸多问题后,该工作人员又表示:“我们只负责监管汛期的安全。”

监管责任、行政责任主体不明确是此次督查水电站过程中最为突出的问题。

在昭通、曲靖两地的走访过程中,南方周末记者发现,一个水电站,往往会涉及多个政府部门。一位电站负责人开玩笑说:“婆婆太多,不知道该找哪个。”

当地发改局曾于2021年6月到昭通市昭阳区跳石水电站开展过安全隐患排查,并提出包括“沟渠未设置栅栏”等多条整改意见。当督导检查组2022年2月17日再次进行检查时发现,之前查出的主要问题与隐患仍然存在。

并且,当督导检查组询问跳石水电站的监管责任主体是谁时,水电站相关负责人一会儿表示“应该是水务局”,一会儿又试探着问:“应该是发改局吧?”

检查中发现,小水电的监管权责不一。当地政府相关工作人员甚至弄不清楚,到底什么叫“农村小水电”。

根据国家相关标准,装机容量5万千瓦以下的水电站称为小水电。据了解,经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后,云南全省5万千瓦以下小水电站共1920座,总装机容量1334.7万千瓦,位居全国前列。

据了解,早年间,在水电站的建设期间,往往由能源、发改、水利等多头审批,而随着时间推移,云南省大部分州(市)、县级水行政主管部门已不再承担小水电管理职责,小水电管理机构也随之撤销或缩编,导致监管要求不统一。

事实上,早在2018年10月,水利部针对相关问题,已经发布《关于全面加强农村水电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明确地方政府属地监管,行业主管部门专业监管,而农村水电企业要落实主体责任。

但即便落实了行政、监管和主体责任,水电站在公示相关责任人时,也流于形式。

在云南滇能牛栏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内,督导检查组注意到相关责任人的信息已经公示在水电站的入口处,其中的行政责任人为当地一位主管安全生产的副县长。不过,详细了解发现,这位副县长不久前调到外地工作,但公示牌一直都未更换。

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